澳门太阳城赌城

手机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友频道> 校友风采 > 内容

蚕豆花开忆故人

文章来源:《射阳日报》 作者:周如福 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04日 点击数: [添加收藏]

春到江南草木知。初春的南京,天气忽冷忽暖,人们的体感并不认可春的来到。但是梅花、茶花、樱花渐次开放,昭示着春天的来临。我住在东郊,喜欢到农田踏青。看到了金黄的油菜花和黑紫相间的蚕豆花,我就想到家乡的百里平畴的春光。尤其那蚕豆花,就像那黑斑蝴蝶在面前翩翩起舞,也使我思绪纷飞,仿佛看到在家乡蚕豆田里观察研究的那个熟悉身影,我的老同学——号称“蚕豆专家”的陆海鸿。

陆海鸿离开我们已近三个年头了,然而与他相知相识的一幕幕仍然历历在目。

1965年秋,我和陆海鸿同时进入太阳城赌城高中读书。高中毕业后,我们各奔东西。他回乡务农,我下乡插队,基本断了通联。后来从其他同学处得知,他正在研究蚕豆。蚕豆有什么研究头?我很为不解。一次我到县城办事与他不期而遇。我在县政府西侧的土产果品公司门市买了两个苹果,两人边吃边谈。我谈到对他研究蚕豆的困惑,觉得他可能白费力气。他也没有过多解释,只是慢声说:“人家不是常说,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么?我觉得,只要付出,总会有所收获吧!”没想到几年后,他真的搞出了名堂,终于攻克了蚕豆病虫害防治的难关,并改良了种植技术,单产翻了一番。此项科研成果在全国农业科技界引起轰动,陆海鸿亦被人们誉为“蚕豆专家”。他被当时的盐城农校聘请为客座教授,并作为青年学者赴日讲学。

从此,他成了国家正式工作人员。在担任的公职中,绝大部分都与“农”字有关,如县农科所所长,主管农业的副镇长、镇长、镇党委书记,县农业局长等。他生于农村,长于农村,能体会底层农民的疾苦,精通农业种养技术,熟悉乡土人情,用农民的语言与群众沟通,用农民的智慧处理农村矛盾,在“三农”工作中游刃有余。有三件事我印象深刻。

一是对处置喝仙水事件提出新见地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新坍的靠渔湾大塘事件愈演愈烈,影响了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。县委一位副书记带队前来平息风波,决定开挖渠道,将大塘与外河道两水贯通,以断其“仙气”。海鸿当时任新坍镇副镇长,提出一个截然不同的方案:因势利导,将大塘保护起来,塘水卖钱。人们都以为他开玩笑。后来证实,大塘的水富含硒等微量元素,有开发利用价值。

二是妥善处置粮囤坍塌死人事件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海鸿担任新坍镇党委书记不久,发生了粮站粮囤坍塌压死几位农民的突发事件。如果处理不当,就会酿成集访闹事的大事件。海鸿第一时间赶到现场,组织镇医院人员紧急施救,后来几位受压农民经抢救终于不治,被移至县殡仪馆。为做好善后工作,海鸿组织机关工作人员分成对内对外的几套工作班子紧急行动起来。他特别要求安抚工作人员,设身处地,将心比心,把死者家属当做自己的亲人,24小时陪伴,与他们同悲同泣,加强情感沟通。结果事件得到妥善处理。

三是捐万元稿酬设助学基金。1996年8月,他的专著《蚕豆高产栽培与病虫害防治》正式出版。他决定将第一版的万元稿酬捐赠给新坍小学设立助学基金。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,陆海鸿说,我在新坍工作了11年,我爱这片土地,爱这里的人民,每当想到还有极少数贫困户生活困难,还有少数特困生难以维持学业,我心里很不安。因此,拿到稿酬后,我就决定捐给新坍小学,作为扶持特困生的助学基金。陆海鸿就是一个知恩感恩之人。他把全部身心都奉献给了农业、农村和农民。

大概是2008年,一天,海鸿打电话给我,说肾上查出有10公分大的结石,要去南京或上海动手术。我听了不禁一惊,哪有这么大的结石,预感可能是癌。后来他到上海复查,上海的皋古平同学打电话给我,海鸿患的确是肾癌,家里人请医生瞒着他。出院后,我们一些同学去看望他,他说自己肚子大,刀口缝不牢,医生颇费了一些周折。他生性乐观,对身体康复有好处。

2014年3月底我回老家时,受同学之邀在海通小住。海通的同学安排了部分同学小聚,其中就有海鸿。本来李健同学要开车去接他,他却说,上公交车两块钱十多分钟就到了,不要麻烦!他一见到我就说,听说你回来,我就是爬也要爬来,大家伙一起热火热火。聚会时,他的精神状态还是比较好的,还像往常一样说笑话。未料到,此次聚会,竟是我们与海鸿的最后一面。

2014年6月27日下午,我接到顾长清从射阳打来的电话,说他在县总工会听说陆海鸿去世的消息,因为海鸿是省劳动模范,总工会派人吊唁的。陆海鸿是6月25日逝世的。闻此噩耗,不胜唏嘘,因为他没让家人通知同学,在射阳的同学无一知晓,也未送他一程。我一连数日晚上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,写了一首藏头诗《深切缅怀陆海鸿君》,以为对老友的追念。现录于后:

深夜常忆当年事,情至深处涕泪淋。

缅思攻关英雄胆,怀念为民赤子心。

陆地广袤留足迹,海天苍茫失容音。

鸿雁传书无从达,君说荤话予谁听?

(《射阳日报》2017年3月27日第3版)

分享到:
Baidu